緬甸詐騙集團為何收了贖金也不放人?

2023年3月24日,回國兩個多月後,幸衛林的腿在陰雨天還是會疼。這是他從緬甸東部的電信詐騙集團逃離時摔斷腿留下的後遺症。

2022年9月,幸衛林前往泰國考察時,被人迷暈後送進緬甸妙瓦底市,之後被當地電信詐騙集團控制了50多天,連番毆打、洗腦、威脅之後,他被迫參與了電信詐騙活動。之後他帶著配發的手機摸黑從樓上跳下,逃出園區,卻被當地人賣給地方武裝勢力。最終,他以8萬元贖金為代價,逃出緬甸進入泰國,滯留數十天後輾轉回國。

「只要進了園區,即便交贖金也不會放人,那裡沒有放人出來的先例。只有園區之間、公司之間相互販賣,如果沒有業績,會被賣到公海。」幸衛林稱,他能逃出來很大程度是因為運氣,希望國內廣大同胞不要相信境外高薪招聘,「去了就相當於踏上不歸路。」

經歷

泰國考察被迷暈送入緬甸電詐集團

跳5米圍牆摔骨折得以脫身

幸衛林經營著一家旅遊公司,身家超過千萬。

2022年8月,他在外出考察旅遊線路時,被高鐵上隔壁座位的乘客搭訕。對方自稱是在泰國做旅遊,兩人同行,一路上聊了很久。

之後的一個多月,對方多次電話邀請幸衛林到泰國考察。2022年9月21日,幸衛林前往泰國,對方主動提出到機場接機。他跟著上了一輛車,對方熱情地遞來一瓶水。

「喝完之後發懵,慢慢就睡過去了。再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我在一條船上,旁邊4個男的。我的物品還在,用翻譯軟體問他們,他們啥都不說。」幸衛林說,船靠岸之後兩個佩戴有徽章的軍人駕車,將他送往了妙瓦底的一個園區。

園區里一名中國人接待了他,將他安排進活動板房搭建的集體宿舍里,等待老闆安排。「這裡是個分公司,有30多人被控制著。老闆講的是東北話,說花了30萬買的我。我問多少贖金可以放我走,他直接把我手機砸了,說只有兩條路,要麼騙兩個人進來替換我,要麼老老實實在這幹活。」

被3次棍棒毆打后,幸衛林妥協了。

「給我了22部工作手機,還有一摞話術資料,不停添加陌生人搞殺豬盤。」幸衛林說,公司要求完成100萬元的業績,才能使用自己的手機,上班之外幾個小時的空餘時間可以自由在園區活動,「園區吃喝嫖賭場所都齊備,很多人就此腐化。」

幸衛林介紹,園區被控制的人有兩種,一種是在正常上班的被叫作「狗推」,一種長期沒有開單被不同公司賣來賣去的被叫作「豬仔」,「都不被當人看待。他們告訴我,這裡沒有放人出去的先例,只許進不許出,逃跑的要麼死,要麼被賣到公海,被什麼人買走不知道。」

2022年11月13日,幸衛林私藏了兩部工作手機,天沒亮的時候,從5米高的圍牆跳下,逃出園區。跳牆導致他全身多處骨折,他逃到一戶人家旁邊的大樹后,天亮后花了些錢,對方送他離開了當地。



幸衛林逃跑後接受簡單治療(受訪者供圖)

不幸的是,他被當地黑警發現后,被賣給一個緬甸「將軍」手中,對方準備將他再次賣給詐騙園區。最終,因為他年紀大、身體多處骨折未愈,沒能成功賣出。「我跟他談判,說可以交贖金,之後可以回來在他的地盤投資,才勉強同意送我去泰國。」

2023年1月5日,在泰國移民局監獄滯留數十天後,幸衛林通過國內相關部門協調,成功返回國內。



幸衛林逃跑時摔斷了腿(受訪者供圖)

揭秘

電詐集團多手段控制

身陷其中無法完好離開

回國之後,幸衛林除了經營自己的生意,還在網路上持續揭露妙瓦底的黑暗,呼籲網友不要輕信境外高薪招聘的信息,「一旦身陷其中就是踏上不歸路,電信詐騙集團有多種手段控制加入者。」

「緬甸東部分佈著上百家公司,都是被不同的武裝勢力保護,向這些武裝勢力交錢。這裡的武裝勢力跟中國沒有交往,並不會配合你找人。進來的人幾乎看不到出去的希望。」幸衛林介紹,在毆打、不給吃飯、洗腦、販賣等各種遭遇之後,被騙進去的人很難再有反抗,即便是個沒有業績的「廢物」也不能離開。

「一個人在某公司沒有業績,會被加價賣給另一個公司。很多人都被販賣過多次。」幸衛林介紹,一方面各國多少都有打擊行動,帶新人進來越來越難;另一方面,這些電詐公司老闆會認為,一個人沒有業績是上一家公司管理不善,到新公司后可能會開單。

他介紹,有些公司是做歐美區域,那些被控制的人不會英語,不懂歐美的文化,只靠翻譯軟體聊天,騙不住人就開不了單。專門做中國區域業務的公司願意加價把他買過來。

幸衛林說,他的宿舍就有這樣一個人,被公司買過來后從廣東開單67萬,「因為這些原因,人一旦進來就出不去,即便你想花贖金換自由,園區也不會讓你離開。」



幸衛林工作照片(受訪者供圖)

「哪家公司收贖金放了人,會被其他公司聯合封殺。實在是沒有價值了,就被賣到公海去了,至於賣到公海乾嘛,我也不敢下判斷。」幸衛林說,公司還會將試圖離開的人的後路斷掉,讓他只能選擇留下繼續幹活。

比如有人開單100萬,公司拿出16萬的提成作為工資,但必須通過老闆才能匯給家裡。老闆從中抽成之後,以自我暴露的方式匯款給他國內的家屬,銀行或者警方監控到此類敏感地區的大額不明資金進入,一查發現是做電信詐騙的,賬號就封凍了。

「有人從這打回去300萬,家裡實際一分錢收不到,反而暴露了他在做電詐,他基本就不提回去的事了。」幸衛林說,種種原因下,他所在的公司里最後只有20%的是被迫從事電詐,其他80%的人是心甘情願在做。

「泰國與緬甸南部交界,這些被騙進來的人,很多是從泰國作為中轉。泰國也有與緬東集團勾結的人。我就是從泰國被綁架過來。」幸衛林說,在這些地方逃跑,「說不定剛出狼窩就一頭扎進另外一個火坑,再次淪為被買賣的豬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