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墟出土的三個「恐怖文物」,令人不寒而慄



3300多年前,周滅商。商紂王的統治畫上了句號,為彰顯自己的仁德,周天子並沒有將商紂王的兒子和子民趕盡殺絕,反倒是將其子武庚封於河南安陽小屯村。然而武庚卻並不感恩戴德,反倒是發動了叛亂。

面對強盛的周朝,武庚的實力如同螢火一般羸弱,最終被周天子處死。生活在這裡的殷民也為了生存而搬走,這裡也是逐漸成為了廢墟,這就是著名的殷墟。

時至今日,殷墟已然成為了中國重要的文物出土與發現地。通過出土的文物,我們可以深刻的感受到當時那場戰爭的慘烈。也正因此,殷墟文物中,誕生出了三個具有著恐怖色彩的傳奇文物。

1、慘死的士兵

首先便是慘死的士兵,在2001年時,殷墟出土了一批殘骸,而專家們經過自己的研究與考察之後,斷定其為商朝士兵的骸骨。

其原因是這些骸骨傷痕纍纍,不同於尋常百姓,他們傷在腿上,胸腔,甚至腦袋被刺穿,這無疑是戰場上士兵才有的特徵。

其中在1998年於殷墟白家墳墓出土的頭骨殘骸最為令人恐懼,堅硬的頭骨居然完全被刺穿,硬生生的扯出一個大洞來,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勝極商朝一時的武器青銅戈。

青銅戈的用法主要是刺,尖銳的戈尖可以瞬間刺穿敵人的身體,再加上當時的士兵並沒有甲胄護體,行軍打仗也沒有章法套路,有的只是野蠻的碰撞,因此青銅戈在戰場之上儼然成了讓人聞風喪膽的大殺器。



第二個用法便是刨,如果刺入敵人後並未第一時間令敵人喪失戰鬥能力,戈尖之下的戈鉤就派上用場了,倒刺一般的戈鉤會瞬間將敵人的血肉刨出,傷害驚人。

而這出土的士兵,顯然是被敵人的青銅戈刨中,瞬間便會血肉模糊喪失了生命。

戰爭結束后,這位士兵的遺骸也被戰友們帶回,本著落葉歸根的原則,葬在了家鄉的土地之下。

相較於那些客死他鄉的士兵,這位顯然是幸運的,但即便是如此,他那遍布傷痕的遺體,依舊讓我們看到了戰爭的慘烈與恐怖。

2、獨臂將軍

在2001年,殷墟出土了一件大墓,這座大墓建在都城附近,甚至距離「婦好」墓也並不遠,這足以彰顯墓主人的身份之尊貴。



而最令人感到驚嘆的,是墓中的青銅手臂。這隻青銅手臂的做工極為精美,和真人的手臂比例一般無二,再加上略微彎曲的五指,以及手臂上篆刻的花紋,顯然已經是當時工藝技藝的巔峰。

這也不禁讓我們感到好奇,究竟是何人可以在去世之後享受如此待遇,隨著古墓被繼續挖掘,墓主人的身份也浮出水面。

原來這位葬在都城邊的是商朝的一位大將軍,率兵征戰多年,不同於別的將軍的榮歸故里。他在戰場上不僅丟失了一條胳膊,身上多處傷痕,甚至還沒有傷愈就去世了。

在他去世之後,他的遺體被送回國家。可能是為了褒獎其在戰場上的貢獻,也可能是商朝之人本就崇尚武力的原因,這位將軍得到了商王的賞賜,便是那做工精美的青銅手臂。

因為是非正常死亡,所以這位將軍去世之時面朝下下葬,而那一隻青銅手臂也是他下葬的伴隨品,只是為了保證其屍骨的完整。

同樣下葬的還有很多金銀珠寶以及動物牲畜,以彰顯對已逝將軍的敬意。世人皆知商朝人尚武好戰,從其對於將軍的重視程度便可看出。

3、蒸鍋里的女戰俘

如果說前兩件傳奇文物僅能讓我們感受到戰爭的慘烈和將士們的不屈的話,最後一件文物帶給我們的,除了這些以外,還有古代封建制度的恐怖以及扭曲。



古人信奉神明的存在,戰爭之前總是會進行祭祀活動,用於祈禱神明庇護,保佑自己贏得戰爭。

而祭祀必然要有貢品,或為牲畜,或為食物,但對於尚武的商朝人來說,如若想要在戰爭中得到庇護,這兩樣顯然是不夠的。

前些年,殷墟出土了一件青銅甗,這本是商朝時期用來烹制行軍餐品的大蒸鍋。

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在這平平無奇的青銅甗中,居然發現了人的頭骨。

出於倫理道德,考古學家們起先並不願相信,商朝會存在用人體進行祭祀的行為,並推測這具人頭骨極有可能是偶然掉落的,畢竟是戰場上下來的文物。

但當研究進一步深入,考古學家們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青銅甗中的人頭骨並非意外掉落,其帶有的明顯烹煮痕迹表明,商朝確實會以人進行祭祀活動。

而選用的祭祀品,通常會是從敵國俘虜而來的女戰俘,這樣一來可以彰顯國威,向敵國表明立場,以起到震懾的作用。



而來也可以通過如此做法,祈禱得到前輩先祖的保佑。再者當時的農業並不發達,俘虜也會消耗不少的糧食儲備,因此商朝會選擇將其祭祀。

雖說在我們看來愚昧不堪,但對當時的商朝人來說,卻是三全其美的好事,如若前兩件傳奇文物。

從殷墟遺迹中出土的各類文物可以看出,殷商是個尚武暴力的王朝,他們經常四處攻伐、企圖兼并其他國家,殷商士兵對戰俘的處置手段極其殘忍,而且這個王朝還極其崇尚酷刑與人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