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達的傳奇太后 默默在背後掌控著全局

她已經形成了

一種制度性的影響力。

前兩天,世界盃開幕。全球目光聚焦在了卡達。

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發現,這個面積不過1.15萬平方公里的國家,亮點真是不少。

有高得驚人的GDP↓


· 卡達2021年人均GDP超過6萬美元。

有一眼難忘的博物館↓


· 卡達伊斯蘭藝術博物館。

還有艷麗霸氣的王太后↓


· 11月20日,卡達太后莫扎出現在本屆世界盃開幕式上。

在世界盃開幕式上一亮相,太后莫扎就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連別在肩上的胸針都被細細研究一番。


不過這樣的關注,對她來說大概早已習以為常。只要出現在鎂光燈下,她總是焦點。再配上她的身世,更擔得上傳奇二字。

傳奇身世

2013年6月,阿拉伯國家罕見的一幕出現了,卡達老埃米爾哈馬德主動遜位,把王位傳給了自己33歲的兒子塔米姆。

在自己的加冕典禮上致辭時,塔米姆用大段熱情的語言向父親哈馬德致敬,沒有提及母親莫扎的名字。不過,傳言中,莫扎才是促成這次遜位的推手。

「在當地人眼中,卡達很多重大事件背後都有莫扎的影子。」北京外國語大學阿拉伯學院院長劉欣路對《環球人物》記者說:「哈馬德在位時,他與莫扎,以及先後出任卡達外交大臣和首相的另一位哈馬德形成了一個權力金字塔。埃米爾在最頂端,其他兩人參與做決策。」

從第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里開始,莫扎就是不容忽視的存在。她身材高挑,從不佩戴面紗,面部輪廓分明,妝容濃艷,雖然帶著頭巾,但那更像是與華麗長裙成套出現的時尚搭配。

她的服飾多來自國際品牌,雖然會依據伊斯蘭風俗做出改良,在海灣國家依然顯得特立獨行,與其他海灣國家王室女性普遍的低存在感更是對比鮮明。而這一切都得到了丈夫哈馬德的支持。


結合莫扎的身世看,這樣的支持尤為難得。莫扎的父親與老埃米爾哈利法是死對頭。莫扎1959年出生,她的富商父親因公開反對哈利法被投入監獄。出獄后,一家人流亡科威特和埃及,那時莫扎5歲。

誰承想,13年後,莫扎高調歸來,從「罪人之女」一下變身為王儲哈馬德最寵愛的新娘。更傳奇的是,再過18年,哈馬德發動政變,莫紮成了王后。

莫扎是哈馬德三位妻子中的第二位,也是唯一公開露面的,陪同他前往白宮、唐寧街、愛麗舍宮和加沙地帶。在維基解密發布的美國外交電報里,她被描述為「時尚的『電影明星』」。


· 2009年,莫扎隨哈馬德訪問法國。

據報道,莫扎與哈馬德育有5個兒子和2個女兒,塔米姆是她的二兒子。

婚後,莫扎完成了學業,在1986年獲得卡達大學社會學系學士學位,後來又取得碩士學位,以及數所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

王室操盤手

觀念上的一致,讓哈馬德和莫扎的關係堅實牢固。在哈馬德由王儲變為埃米爾之後,莫扎有更多施展才能的機會,成為卡達重要的運作者之一。

卡達在2005年成立了投資管理局,經營著世界上最大的國家主權財富基金之一。2010年,卡達投資局收購了英國著名百貨公司哈羅德。

據報道,這筆交易價值約15億英鎊(當時1英鎊約合10.5元人民幣),莫扎在推動收購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 哈羅德百貨。

更能體現莫扎個人商業意志的,大概是與卡達王室有聯繫的私人投資公司和卡達奢侈品集團。

前者在2012年據信以7億歐元(當時1歐元約合7.7元人民幣)收購了義大利奢侈品牌華倫天奴,這正是莫扎鍾愛的品牌;後者則專門開展奢侈品領域的收購行動。

莫扎對卡達的社會生活也產生了不可忽視的影響,尤其是在教育、醫療等領域。她和哈馬德在1995年創立了卡達教育、科學和社會發展基金,自己任基金會主席,深度參與基金會的運營。

這項基金的一個重要成果,就是在卡達建起了教育城——城中都是世界知名大學的分校。

莫扎曾回憶這樣一幕,上世紀90年代末的一天,她的飛機停在跑道上,正準備飛往美國,為了與美國一所頂尖大學建立合作。然而她的隨行人員中,有人懷疑此行能否成功。「如果你抱著那樣的心態,現在就離開。」莫扎對她的助手說:「如果你不相信,那你現在就得走了。」

最終,飛機起飛了,教育城也起飛了,雖然在初始階段也經歷過談判失敗。現在,教育城裡設有8所知名學院的分校,包括康奈爾大學醫學院、喬治敦大學、西北大學等。卡達承諾保證學術自由並支付辦學所有費用。


· 卡達教育城。

劉欣路曾到訪卡達教育城:「無論建築風格,還是學科設置、人才培養體系,完全是西方式的。這體現了卡達王室在本地實現國際化的決心。在他們看來,一方面,建立教育城與把學生送到西方國家學習成本相當,並無更多支出,另一方面,如此也能打造出一個地區教育中心,可以吸引中東甚至南亞伊斯蘭文化圈的學生。」

「卡達本土的學者很少,大部分老師來自西方或其他阿拉伯國家。能吸引到這些老師,也是因為卡達提供了高額的工資、保險、家屬生活補貼等各項福利。」劉欣路說。

「壕情」王室

莫扎在教育城的成功,背後離不開卡達的巨額財富支撐。

卡達原本是一片傳統之地,1萬多平方公里的沙地和鹽灘上,散布著游牧的貝都因人,他們穿著飄逸的長袍,長期靠採珠為生,並以獵鷹和駱駝比賽為樂。

石油和天然氣的相繼發現帶來了轉變,與伊朗共有的北穹頂天然氣田,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田。

油氣出口讓卡達積累起大量財富,排名全球最富有國家前列。同時卡達人口很少,生活在那裡的290萬人中,本國人口佔比不到15%,2021年卡達人均GDP超過6萬美元,同時享受著極高的福利。

「當地人有一句諺語,『一夜之間從駱駝背上跳到了賓士車裡』。很多卡達人,你問他父親是做什麼的,賣石油的;再問他爺爺是做什麼的,放羊的。」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中東研究所副所長廖百智告訴《環球人物》記者。

「卡達是較早開始布局經濟多元化的海灣國家,比如他們很早就開始布局航空業。多哈的機場是中東最繁忙的機場之一,是地區的航運中心。」廖百智說。


卡達還致力於將自己打造成會展中心,常年舉辦各種教育展、醫療展、國際性賽事等。

「這種會展經濟布局,又契合了成為地區調解中心的外交目標。卡達幾個頂級酒店每天賓客盈門,來自世界各國政府的代表、各類機構的代表聚齊在這裡調解問題,包括蘇丹問題、阿富汗問題、伊朗問題等。卡達也是通過這種方式,拓展了經濟活力,又提升了外交能量。」劉欣路說。

而莫扎至今仍在卡達的對外交往中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就在本屆世界盃開幕當天,她以教育至上基金會主席和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倡導者的身份,與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會面,討論教育議題。

「哈馬德雖然退位了,但莫扎已經形成了一種制度性的影響力。」劉欣路評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