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過三代,這個豪門家族成功打破了「魔咒」

封面圖 |《一代洪商》劇照

文|風馬牛 (微信公眾號:馮侖風馬牛)

「富不過三代」,這句老話一直是困擾不少華人家族企業的「魔咒」。有學者指出,在所有將財富轉移給下一代的家族企業中,絕大部分的家族生意在第二代手中完結,只有約 10% 的家族生意成功地被第三代繼承。這當中緣由固然林林總總,但結果卻是現實而殘酷的。

令人嘖嘖稱奇的是,陳弼臣家族成功打破了「富不過三代」的魔咒。目前,其家族企業由第三代掌舵,依舊興旺,但都非常低調,積極做慈善,也不怎麼宣揚。

1

十九世紀末,為生活所迫,陳弼臣的父親陳子貴從廣東省潮陽縣遠渡重洋去到泰國謀生,在曼谷一家鋸木廠工作,艱難度日。

1910 年,陳弼臣出生於泰國。出於根深蒂固的民族心理,陳弼臣 5 歲時,被父親送回家鄉潮陽求學,同母親一起過著貧窮的生活。

儘管陳弼臣很會讀書,但由於父親的失業和家庭的經濟中斷,最終無情地打斷了他的求學夢,陳弼臣僅讀了一年中學便輟學了。在這樣的境況下,只有 17 歲的陳弼臣在心裡暗下決心:一定要自強自立,做一個有益於社會的人。於是他向親朋好友東拼西借,湊齊了 8 塊大洋作路費,重返泰國闖蕩。

剛到泰國的時候,陳弼臣非常艱難,當時他父親也失業了,兩個人每天都出去找工作。為了生活,陳弼臣什麼都干,搬運工、售貨員、記帳員、廚師等。直到後來在「益成木行」打雜,生活才稍加安定。在木行,陳弼臣不僅能吃苦耐勞,還聰明好學,他的眼睛就像一把尺,一眼就能判斷出木材的厚度、長度及質地,因而在木材行出名。陳弼臣的職位也從雜役提升為文員、會計,最後又被破格提升為木行經理。

機會往往垂青於有準備的人。不久后,陳弼臣得到泰國商界名人鄭景雲的賞識,並挖他到公司做管理層,陳弼臣因此積累了許多寶貴的經驗。當時,陳弼臣十分勤奮刻苦,他早上 7 點開始工作,直到深夜 12 點休息,從不懈怠,難能可貴。

1935 年,在朋友的資助下,陳弼臣創辦了「曼谷木業公司」,在短短數年裡成為泰國商界著名的商號。之後,為不斷拓展經營業務,他又創辦了「星原貨棧」、「亞洲保險」公司等企業,業務範圍擴展到五金、文具、食品、藥物、大米、保險、木材等行業。

1941 年 12 月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日軍進入泰國境內。陳弼臣在曼谷參加了抗日「自由泰運動」,其任務之一,是向這個組織提供食品。此外,他還建了一座房子,專門為抗日武裝存儲彈藥。當時由於日軍佔領,通貨膨脹加劇,橡膠和錫一類的戰略物資奇缺。陳弼臣的公司因貨源充足,生意很好,這為他後來的發展打下了基礎。

1944 年末,太平洋戰爭已接近尾聲,陳弼臣以一個企業家的眼光,預見到戰後經濟復甦需要大量的資金,於是同其他商人一起集資 20 萬美元,於 1944 年 12 月在曼谷創辦了一家民營銀行——盤谷銀行。

盤谷銀行剛創辦時規模還很小,陳弼臣的主要精力也不在銀行,而是在自己其它公司事務上,當時主要由合伙人打理。然而,盤谷銀行創辦的前幾年,兩度遭「擠提」,陷入嚴重危機,股東紛紛離去,但陳弼臣卻憑著果敢的風格「逆流而上」。1952 年,受董事會推舉,陳弼臣總攬盤谷銀行決策及日常事務大權,這時他才真正走進銀行界。

掌舵盤谷銀行后,陳弼臣洞察到華人企業及當地商人的強烈要求和希望,估算出他們的強勁的實力,從而果斷地制訂出以中小華商和泰商為業務發展目標的計劃,迅速將銀行的業務發展重心轉向香港及東南亞各地,扶助他們發展國際貿易和各種工商業務。

當時,泰國和東南亞地區的金融業大多被西方國家的銀行控制,這些銀行忽視大量小商人經濟活動的能力。而陳弼臣卻大膽主動地向那些外國大銀行拒之門外的中小企業家和商人們提供金融服務,同時,依據業務不分大小一律平等的原則,挽救了許多瀕臨破產的企業。陳弼臣曾說,「在亞洲,開銀行是做生意,不是只做金融業務。我判斷一筆生意是否可做時,只觀察這個顧客本人,他的過去和他的家庭狀況。」

經過這一番努力,陳弼臣的名聲不脛而走,由於得到大多數的中小工商業者的支持和信任,陳弼臣的業務大量增加,開始在銀行業中站穩了腳跟。

與此同時,陳弼臣極善於物色人才、使用人才,恪守「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信條,堅持「唯才是舉」的原則。因為他深諳僅靠個人的力量,縱有天大的本事,也難辦好一個現代化的大型企業的道理。自掌舵盤谷銀行后,陳弼臣毅然改革家族管理方式,親自物色和大膽使用一批學有所長的人才到銀行擔任高管等職務,讓他們參與銀行的研究和計劃,利用現代化科學方法,把銀行管理得很好。盤谷銀行曾培養出了泰國政商名流黃聞波,他後來擔任過泰國副總理、泰國財政顧問團主席等職。此外,盤谷銀行還是採用先進技術的開路先鋒。它既是泰國使用電子計算機的第一家銀行,也是泰國第一家服務到車上的銀行。迄今為止,它的服務方法仍在發展中日趨完善。

在經營管理方面,陳弼臣為人寬厚平和,謙虛謹慎,以身作則,講究信譽,無論是對待下屬還是客戶,無論在成功之前還是發跡以後,他從沒有絲毫驕橫和傲慢。陳弼臣常告誡職員,「不管客戶存款或借款,同樣有益於銀行業務的發展,絲毫不容許對客戶區別對待,更不能有傲慢態度。」在對待競爭對手上,陳弼臣常說的一句話是,「報以恩而不應報以仇。」一旦出現問題,陳弼臣往往會尋求某種妥協,而不是同競爭者對抗。值得一提的是,陳弼臣時刻不忘團結、幫助自己的同胞,他曾幫助過印尼紅頂商人林紹良、馬來西亞賭王林梧桐等眾多華人企業家走出危難。

在經商的過程中,陳弼臣還對泰國的各類公益事業捐款數以億計,深受泰國政府的重視和民眾的愛戴。為表彰陳弼臣對國家和社會的貢獻,泰王御賜他紅十字一等獎章、童軍榮譽獎章,自由榮譽勳章和一等白象大綬勳章等。此外,作為泰國華商領袖,陳弼臣曾擔任泰國中華總商會永久名譽主席、泰中友好協會顧問等職,在改革開放后積極來華投資,為中泰兩國人民的友誼和兩國經濟貿易關係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盤谷銀行已經成為泰國的經濟支柱,著名的國際性銀行。1983 年,美國《金融》月刊將盤谷銀行列入全世界最大的 12 家銀行之一,1984 年又把陳弼臣列為全球十二大富豪之一。1985 年,據日本媒體統計,陳弼臣家族居當時亞洲十大富翁之首。

當有人向陳弼臣討教事業成功的秘訣,他非常謙虛地說,「我的事業只是適應社會環境的需要而取得成功的。」

陳弼臣

2

1988 年,陳弼臣在曼谷病逝,終年 78 歲。泰國朝野全都為之震動,沉痛哀悼,痛惜泰國人民失去了一位受人尊重的企業家和銀行家。

術業有專攻,傳承須有道。陳弼臣有六子一女,遵循「分工分業不分家」的原則,讓合適的家族成員負責管理各大事業板塊,彼此既平行作戰,又交叉合力;與之同時,推動家族企業由「人治」轉入「法治」,確立現代企業制度。也正因為如此,企業所有權、控制權與經營管理權分離,有利於一代向二代並延伸至三代的平穩傳承過渡,一起打造家族系的企業群體。

陳弼臣的長子陳有慶曾緬懷地說,「父親是位很隨和的人,對僱員很念舊,他常說僱員是幫我們謀生活的人。他特意安排我們到外國讀書,在國外公司打工,就是要我們學習知識,增長見聞,學成歸來后也是從基礎開始接受培訓。因為我父親覺得,一個成功的領導者,一定要了解整個公司的運作。」

陳弼臣家族第二代主要代表人物為長子陳有慶及次子陳有漢。陳弼臣辭世后,泰國盤谷銀行由陳有漢繼承,而在香港的事業則由陳有慶全面接掌。

1955 年,年僅 23 歲的陳有慶離開泰國,隻身來到香港,在其父開辦的香港商業銀行任職,其後創辦了亞洲保險公司。1990 年,香港商業銀行、亞洲保險等合併為香港亞洲金融集團 ( 控股 ) 有限公司,陳有慶出任董事長,該集團同年在香港聯交所上市。

除了事業發展得風生水起外,陳有慶還身兼多職,全力奉獻社會。陳有慶曾任香港中華總商會會長、香港僑界社團聯會創會會長、中國僑聯兼職副主席、第七屆至第十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陳有慶總結出了一套經商理念,具體為,「誠信為本;穩妥謹慎,循序漸進;與時俱進,靈活變通;富人情味,重情守義。」2013 年接受媒體採訪時,他曾坦言,「這一生,一路走來,很不容易,談不上有多麼成功,只是盡了自己的能力,為社會做了些有意義的事情。而其中,影響比較大、所用時間和精力較多的,應該是僑務工作。」

2022 年 4 月,陳有慶辭世,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陳博士(陳有慶)為商界翹楚和慈善家,多年來推動香港保險業穩健發展,備受商界敬重;同時領導其集團積极參与公益事務,履行社會責任,在財政和其他方面向香港的社會組織和社會企業提供支援。他亦致力加強海外僑胞之間的交流,凝聚僑心,弘揚中華文化,並在社區敦睦鄉誼,熱心服務社會,貢獻良多。陳博士在 2018 年獲香港特區政府頒授大紫荊勳章。」

作為陳弼臣次子,1958 年,24 歲的陳有漢學成回到泰國,進入盤谷銀行工作,1980 年升任銀行總裁。父親去世后,陳有漢接管盤谷銀行。由於陳有漢經營有方,盤谷銀行一度成為東南亞最大的私人商業銀行、泰國的金融支柱和泰國四大華人金融財團之一。陳有漢也因此被《財富》雜誌評選為「1990 年亞洲 25 位傑出銀行家之一」,榮獲亞太銀行家協會頒授的「卓越銀行家最高榮譽獎」。

2018 年 6 月,陳有漢在曼谷去世,享年 85 歲。

3

陳有漢去世后,其兒子陳智深在泰國掌舵盤谷銀行。陳有慶去世后,其兒子陳智思接管亞洲金融集團。陳智思在香港橫跨政商兩界,2020 年榮獲香港特區政府大紫荊勳章。

目前,陳弼臣家族企業正由第三代掌舵,依舊團結、長青,第四代家族成員也在逐漸進入家族企業。受陳弼臣的影響,整個家族成員都十分低調,但樂意將來自社會的資源和財富回報社會。他們曾說,「這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