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當過六次世界首富,最後卻坐了大牢

2005 年 3 月,年逾七旬的堤義明被戴上了冰冷的手銬。他因觸犯證券交易法被東京地檢特搜部逮捕,最終被判處 2 年半監禁。

這令日本舉國震驚。因為堤義明太不尋常,他是日本商界泰斗、西武集團掌門,一個讓松下幸之助和盛田昭夫都讚不絕口的人。

而且,他還是美國《財富》雜誌評選出的第一個世界首富,並 6 次榮登這一寶座,西武集團更一度擁有日本 1/6 的經營性土地。

是什麼讓這樣一個大企業家淪為了階下囚?

西武集團由堤義明父親堤康次郎一手創立。

西武的原始資本積累,主要靠兩次大舉債和大抄底完成:一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在東京、橫濱、神戶等城市大肆購地;二是關東大地震、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繼續大規模抄底不動產、收購鐵路。

到 50 年代初,西武便已發展成涵蓋地產、鐵路、酒店、百貨等領域的大型企業,在日本商界打拚出舉足輕重的地位。

更特別的是,堤康次郎不但經商成功,還熱衷政治,並且在 50 年代擔任過日本下議院議長,是自民黨的元老。

某種意義上說,鑽營政治的成功和影響力,也是堤康次郎在商界長袖善舞的關鍵原因,因為地產經營,最需要的就是政府支持。

堤義明能夠成為西屋的繼承人,有他個人的努力和能力,也有對手的幫忙。

系外室所生,母子二人都在家族中沒什麼地位的堤義明,起初並非是有力的接班人人選。但他有個優點,很小就懂得,對父親的話絕對服從。

與之有關的一個故事是,堤義明曾因犯錯被父親罰跪。當父親看他跪下,然後轉身去了外地,堤義明竟在父親辦公室里跪了三天兩夜,直到父親回來。

這件事讓堤康次郎對這個兒子有了不一樣的感覺。再加上,堤義明的哥哥自以為地位牢固並且十分嘚瑟,這就更對堤義明加分了。

從中學時起,堤康次郎便開始著力培養堤義明,最有特色的便是教習他 " 帝王學 ":

想做繼承人就不能把自己等同於一般人。要性格堅強,學會忍受孤獨,獨立思考;但不要交任何朋友,因為沒有什麼人是可信的,一旦對他人形成依賴,就會被無情地算計。

父親的耳提面命,影響了堤義明一生。

等堤義明考入早稻田大學后,堤康次郎開始對他進行了更務實的訓練:安排他到西武集團負責地產業務的國土計劃公司實習。

為了看看兒子到底有多大本事,堤康次郎還在長野縣輕井澤購下大量廉價土地,並給堤義明出了一考題——要他思考應該發展什麼項目,並且在冬天將遊客吸引到那裡。

當時正值日本經濟騰起前夕,滑雪、冰球等休閑體育成為時尚。堤義明很早就對觀光業有關注,又有父親 " 通過開發提高地價 " 的絕學,很快就有了主意。

他先是在輕井澤建了大型溜冰場、多功能游泳池和高山滑雪場,將那裡打造成冬天滑雪的娛樂城,交給父親滿意的答卷。然後還進一步挑戰,修建了非滑雪季節也可滑雪遊樂的室內項目,讓生意常年火爆。

靈活的商業頭腦,讓堤義明逐漸獲得父親的認可,並開始掌管集團的地產業務。

年輕時的堤義明

上世紀 60 年代初,日本經濟迅速騰飛,高速發展的工業帶動旅遊觀光業蓬勃發展,興建酒店成為一件有利可圖的事情。

已經有了成功經驗的堤義明,於是帶領西武集團大舉殺入酒店業,在日本各地大興土木,建造酒店和度假村,開一個火一個。

集團的業務迅速擴張的同時,堤義明也更加受到父親賞識。1964 年,堤康次郎因病去世,29 歲的堤義明接管西武集團,成為公司的最高掌權人。

不知是覺得兒子還需更多打磨,還是擔心擴張過快的風險,堤康次郎臨終前曾一再囑咐堤義明,在自己離世后的 10 年內,西武不可投資新的不動產。而且,再三強調:

一定要忍十年,守住他留下的產業。

此後 10 多年,堤義明嚴格遵從父親的教誨,收住擴張步伐,隱忍不發,並且利用這個時間重塑了內部人事與業務安排,夯實了自己的實權。

1970 年,堤義明將西武集團一分為二,並將西武百貨三分之一的產業分給兄長堤清二,解決了兄弟間爭奪遺產的問題。

隨後,他又將父親手下 8 名愛將安排在集團重要崗位,讓他們幫自己把守集團大大小小上百種生意。其中 4 名安排在負責地產業務的國土計劃公司,擔任要職。

就在大家都以為,接下來西武集團將大手筆投資房地產時,堤義明卻做出一個重要決定:撤出東京房地產。這個決定震驚了全日本的企業家,並在集團內部引發巨大爭議。

當時的日本經濟正處於 1964 東京奧運會後的全盛時期,其國內工商業和房地產市場迎來大爆發。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投資東京房地產就等於印鈔票,而西武集團在東京擁有的土地是最多的。

但堤義明還是果斷的執行了決定。

事後分析認為,這很大程度上源於他獲得了一個重要情報。在與政壇大佬田中角榮的一次交往中,他得知日本政府將改革稅制,防止地價暴漲。

嗅覺敏銳的堤義明立刻意識到,不動產的好日子到頭了。

此後果然,隨著政策的收緊,日本房地產市場開始風聲鶴唳,1973 年的石油危機更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令日本房價從高位狂瀉而下,無數投資者血本無歸,提前撤退的西武集團卻毫髮無傷。

堤義明也一戰成名。

松下電器創始人松下幸之助說:堤義明比一般企業家更先洞察出局勢走向,他的才華將使他成為日本最了不起的企業家。

索尼公司創始人盛田昭夫甚至感慨:既生瑜,何生亮,我的最大不幸,就是我與堤義明生於同代。

1975 年,與父親的 10 年之約到期。堤義明終於可以放開手腳,將自己謀划已久的不動產業務付諸實踐。

在堤康次郎時代,炒地皮是一項很賺錢的生意。但後來日本政府為了禁止土地倒買倒賣,著手制定《國土法》,炒地皮的時代逐漸謝幕。

堤義明敏銳地捕捉到了這一市場信號,果斷將西武的業務重心從囤地買賣轉向地區開發,並且發揮過去的擅長,重點布局休閑觀光和酒店業。

多年的經驗告訴他,搞休閑觀光,孤立的項目是很難吸引大眾眼光的,必須有完整的配套設施,便利的交通、舒適的酒店和豐富的娛樂項目。

瞄準方向後,西武集團大舉借債,專門選擇大城市的遠郊山區大量買地,修鐵路,建休閑別墅、遊樂區、高爾夫球場、滑雪場、觀光飯店及度假村。

東京品川地區是堤義明的第一個試驗田。

西武先在那裡建了個王子大飯店,但效益一般。後來,它不斷擴大業態,增建了溜冰場、滑雪場、網球場等娛樂設施,飯店的效益開始顯著提升。

這個酒店後來成了品川的地標性建築。盛田昭夫每次出國談生意回國后,都要先住進品川王子大飯店,在那裡放鬆一下緊張的情緒后才回府。

這也極大地鼓舞了堤義明的信心。

此後,西武集團大膽地將這一模式推廣複製到全國,相繼在北海道富良野、岩手縣霞石等地大搞地區開發,使之成為旅遊觀光勝地。

堤義明眼光獨到,所選的這些地方,多是自然條件好,但交通不便、不出名的偏僻之地,或者是過去曾經有名但已經衰落的地方。

以所澤市為例,它雖地處東京郊區,卻是個冷清的農業市鎮,無人看好。但西武獨闢蹊徑,相繼在這裡開發了西武遊園、高爾夫球會、棒球場和人工滑雪中心。在此之前,很多東京人有錢沒地方消遣,這些娛樂休閑場所竣工后,因此遊人絡繹不絕,生意爆好。

不僅如此,西武集團還大手筆改善了市內交通,修建火車站、汽車站,提供飯店、超市、圖書館、劇場、學校等配套。一個落後的農業市鎮迅速成為擁有 80 萬人口的中等城市。

一時間,所澤模式在日本國內掀起巨大波瀾。大量地方官員跑來拜會堤義明,邀請他去當地開發。這種由堤義明首創的地區開發模式,也為西武集團帶來滾滾不盡的財源。

松下幸之助都再次對他讚不絕口,說堤義明不僅繼承了父親的事業,還增加了新的創意,創造了西武集團的輝煌業績,是 " 中興之祖 "。

撤離土地生意的西武集團,因此將休閑娛樂業推進至日本各大中小城市和集鎮,並將西武百貨、西友百貨開遍全日本。

西武真正的輝煌,還在 80 年代中後期。

1985 年,面對不斷增長的日本經濟,倍感威脅的美國政府 " 逼 " 日本簽下 " 廣場協議 "。此後,日元持續升值,致使日本出口遭受重創。為了應對不利影響,日本央行連續 5 次降息,將基準利率從 5% 降至 2.5%。

此後,大量熱錢開始湧入了樓市。各大企業在東京等地大興土木,普通國民也踴躍買房,甚至有不少人辭去工作專職炒樓。在此帶動下,日本的不動產價格一飛衝天,東京房價每年翻一倍,其他中小城市每兩年翻一番。

到 1990 年,東京、大阪、名古屋、京都、橫濱和神戶六大城市中心的地價指數比 1985 年上漲近 90%,全日本的土地資產總額可以買下 4 個美國!

在日本布局眾多的西武集團,也趁機加大休閑娛樂和飯店投資,並從金融機構大量貸款。

" 搞事業第一要能借到錢,借到錢之後就是買土地,買了土地之後創業已經完成 99%。"此時的堤義明,早把父親當年的告誡忘得一乾二淨。

在他的帶領下,西武集團的事業攀上了巔峰。

當時,整個西武集團在全日本修建了數十處滑雪場、上百個高爾夫球場;遍布全國的王子酒店客房總數超過 2 萬間,成為日本排名第一的連鎖品牌。

不僅如此,西武集團還躋身日本零售業巨頭,擁有西武百貨、無印良品、吉野家等人們耳熟能詳的品牌。

最輝煌時,西武集團控制了全日本六分之一的經營性地產,員工總數超過 10 萬人,總資產 1650 億美元,是當時松下集團的 10 倍。

堤義明也因此在 1987 年榮登《福布斯》世界首富,其巔峰時的個人財富達到 200 億美元。

而當時比爾 · 蓋茨的個人財富不到 10 億美元。

堤義明的成功,離不開日本戰後經濟騰飛的大背景。然而," 封神 " 后的堤義明似乎忘了這一點,他變得越來越自大且狂妄。

他說:" 我並不需要頭腦太好的部下,關於公司的經營方針和發展目標,我自有打算。下面的人只要對我忠心不二,實行我所交代的事情即可。"

甚至,他還有句石破天驚的名言:

寧用奴才不用人才。

這種狂妄和獨裁,在生意順風順水時問題不大,可一旦面對危機,就會有滅頂之災。

堤義明的滅頂之災,是日本房價泡沫破滅。

1990 年,為了抑制不斷膨脹的房地產泡沫,日本央行在慌亂中將銀行準備金利率猛然提升至 6%。這就像一把尖刀,一下子刺破了泡沫。日本樓市開始持續暴跌,三大都市圈(東京、大阪、名古屋)無一倖免,東京房價更是在 3 個月內暴跌 65%。

房價暴跌下,土地和房屋根本賣不出去,有超過 3000 家的銀行、房地產公司在這次危機中倒閉,大批購房者一夜之間傾家蕩產,自殺、破產的日本人擠滿了天台。

覆巢之下的西武集團風雨飄搖,各宗資產價值跌得面目全非,公司債務率飆升,僅國土計劃公司的負債就超過一萬億日元。

曾經 " 一手遮天 " 的堤義明也變得束手無策,習慣於聽命的下屬,更是不知所措。

從 1996 年開始,西武集團連續 9 年出現赤字,僅 2004 年就虧損 93 億日元。這一年,堤義明的個人財富也迅速縮水至 30 億美元,不及巔峰時的零頭,最後乾脆從福布斯財富排名榜中消失。

跌落神壇的西武集團此後醜聞不斷。

2005 年,西武鐵道被東京證交所勒令退市。隨後瑞穗銀行入駐西武,對集團資產做全面清理,將多座滑雪場、酒店、棒球隊轉售,並大幅裁員。

同年,71 歲的堤義明因涉嫌發布虛假財務信息、偽造財務報表和非法進行內部股票交易等多項罪名,被判處 2 年半監禁,緩刑 4 年。

一代神話和傳奇,因此落幕。

令人唏噓的是——一生秉持父親 " 不交朋友 " 教導的堤義明,到最後被逮捕時都是孤獨的,身邊找不到一個人來協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