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連任之路布滿絆腳石 紅二代聚會都在笑罵…

中共二十大報道:習連任被指違背黨心民意 黨內及紅二代有「氣」無力?(1)



前瞻中共20大 習近平續任之路滿布絆腳石

中共二十大訂於10月16日召開,屆時這次會議將重修黨章。自北京2018年修憲以來,這個五年一次的黨代會備受黨內外和國際社會關注,關注焦點就是黨魁習近平的去留,及其可能對中國和世界產生的影響。目前,這位即將干滿兩屆的總書記能否打破慣例取得第三個任期,將以何種方式連任或卸任,雖然尚未定論,不排除仍有變數,但不少分析認為,以黨內現有格局和組織架構,難以阻擋或制衡習實現其繼續統攬大權的野心。鑒於習本人出自中共元老家庭,上任之初曾取得紅二代擁戴,因此了解紅二代們對他是否仍然寄以厚望,對他圖謀打破黨內常規繼續連任持什麼態度,對於解析中國當下政局和未來走向具有重要意義。

圈內人士:普遍反習連任 「到站下車」呼聲強烈



一名男子走過北京街頭宣傳習近平指示的各族人民大團結中國夢的廣告牌。(20218年9月11日)

五年前中共19大召開時,中國的經濟形勢仍然保持較快增長勢頭,對外關係尚未轉趨惡化,習近平挾反腐肅貪打虎拍蠅之威,其權勢處於高點,習思想夾雜著一長串定語寫入黨章,外界認為這使得這位「太子黨」出身的黨中央「核心」進一步膨脹了政治野心。

許多觀察人士認為,自從2018年3月北京修憲,這位好大喜功的領導人在處理重大內政外交問題上日益暴露出其治國無方,捉襟見肘,他在黨內外國內外的聲望出現逆轉。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閉幕式的記者會上講話。(2019年4月27日)

與此同時,習的紅二代基本盤要求「換人保黨」的聲音時有所聞,儘管當局言論管控和打壓十分嚴厲。

一位長期在中共體制內工作的紅二代圈內人士日前對美國之音表示,當前反對習近平連任的意見在紅二代中間和體制內佔主流。

她說:「我所看到接觸到的情況表明,反習連任是普遍的,基本上90%都不支持。激烈點的就罵,必須到站下車的呼聲很強烈。」

還有一位接近原中共高層人物後代的北京中央部委退休公務員近日對美國之音表示,習近平文革初期曾因品行不端進過少管所,在紅二代和大院孩子(高幹子弟)圈子中本來名聲就不佳,大家對他繼續領導中共並不看好。

三年前在北京一個有多名紅二代成員出席的社交場合,記者目睹了一些前中共高官的子女們對被指為「德不配位」、「志大才疏」的這位最高領導人的一些公開言行和施政表現嬉笑怒罵,當時也有在政府部門任職的黨員幹部在場。


評論:修憲影響惡劣 建議「換人保黨」

原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是解放軍將門之後,可謂「根正苗紅」,已經與習近平領導的中共「劃清界線」,「徹底脫鉤」。

6月28日,蔡霞在網路媒體《議報》發文,剖析習近平以「詭詐」 手段修憲造成的影響,指其修憲致使習的政治信譽徹底破產。

文章警告說,「既然習近平以隱秘迅速而又狡詐的流氓作法在修改憲法上得逞,中共黨內也要有思想準備,準備習近平故技重施,在黨章修改上再來一次流氓做法。」


2020年6月網上流出的一段20分鐘音頻中,蔡霞指稱,從修憲開始,中共就成了政治殭屍,習近平手握「刀把子」、「槍杆子」,就是個黑幫老大,黨內所有人都是他的奴才。

她說:「那個修憲,從黨內程序上,它就是不合法的。他綁架了十八屆三中全會。他在三中全會前兩天,搶著拋出取消任期制這麼一個說法,迫使三中全會跟咽狗屎一樣咽下去。三中全會那麼多中央委員,居然沒有一個人敢在三中全會上把這個問題提出來。所以這個黨本身就是一個政治殭屍。」

蔡霞還表示,中共黨內普遍希望撤換習近平,但眾人敢怒不敢言。她建議中共高層以黨和人民利益為重,集體決策安排習近平體面下台,退休養老。

這位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由於上述講話錄音在網路流出而遭報復整肅,開除黨籍並取消退休待遇,目前滯留美國。

她日前發推稱,「習若連任,中國人將成西朝鮮人,中共黨官員將難逃突然某天金正恩姑父張成澤下場。」


老鬼:不希望皇帝再現

早在習近平2018年3月修憲之前,就有原中青報《冰點》周刊創刊主編李大同、北京女企業家王瑛、作家馬波(筆名老鬼)等知名人士公開表示反對取消國家領導人任期制度。

馬波說:「我父親是1928年的共青團員,1930年的共產黨員。我父親的初心就是中國成為一個民主自由的新中國。他從來沒有想到要找一個皇帝。所以,我就是繼承我父親的遺志。我不希望中國再有一個皇帝。」

馬波的母親是曾經紅遍大江南北的紅色經典小說《青春之歌》作者楊沫,「老革命」的父親馬建民文革前曾擔任北師大黨委書記。


任志強批「剝光衣服也要當皇帝的小丑」

原北京房地產開發商任志強也是少數敢於公開反對習近平連任的紅二代成員之一。2020年2月,網上流傳署名任志強的文章(《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體制的重病共同傷害》)不指名嘲諷道: 「那裡站著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

文章言辭犀利地指稱這位領導人「儘管高舉一塊又一塊的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現實,但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以及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時隔數日,被稱作「任大炮」的任志強失聯,後來被以一些支持者稱為「莫須有」的經濟罪名判刑18年,至今仍在獄中。

任志強的好友、北京企業家王瑛當時曾對美國之音表示,她對任志強案的處理強烈質疑。


匿名建議書呼籲高層擴大會換人

2020年3月,武漢爆發的新冠疫情導致中國面臨國內經濟停滯、國際關係陷入困境的嚴峻局面之際,一篇挑戰習近平領導地位的匿名建議書呼籲中共緊急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的功過和去留問題。



陽光傳媒集團(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陳平提供照片)

香港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在微信群中轉發這份引起廣泛注意的建議書。陳平1980年代參加過改革派精英聚集的莫干山會議,曾是中國改革開放的青年智囊之一。

陳平對美國之音表示,他覺得這份建議書代表了許多人的意見。

他說:「我覺得這可能是很多人、尤其是體制內的人的想法吧。這特殊之處是現在總是到了要有一個(解決辦法),不能老處在這麼一個狀態。這樣下去你中國肯定是不太好辦啊。」



戴晴(檔案照片)

自由作家戴晴是中共元老葉劍英元帥的養女。她當時就上述匿名建議書對美國之音表示,一大批曾在1980年代活躍的體制內改革派人士對於中國當前狀況和未來發展憂心如焚。有人匿名在這個時機表達訴求,就是希望改變,而這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

戴晴說:「八十年代那批年輕的改革派,他們經過了九十年代,又經過了那麼多年,三十年過來了,他們覺得到現在,要是再不說話,再不動作的話,這個國家就太慘了。」

她還表示,現在國際形勢與1976年抓捕四人幫時不一樣了,但是當年起關鍵作用的人物華國鋒、葉劍英、汪東興現在中共黨內沒有。

樊立勤倒習大字報驚現北大校園

這篇從社交網路微信群中流出的建議書的作者至今未露真容,有人猜測可能是鄧朴方好友、原北大學生樊立勤。

2018年5月4日,五四運動99周年,北京大學建校120周年紀念日,樊立勤當天上午在校內三角地張貼24頁大字報,標題是《維護黨章,中國必須堅決反對搞個人崇拜,堅守憲法,國家領導人必須實行任期制即限任制》。

樊立勤與鄧小平子女鄧朴方和鄧楠同為北大校友,文革期間都遭受嚴酷迫害。文革結束后,樊立勤回北大參加落實政策和冤假錯案平反工作,深得鄧家信任。

這一實名大字報在張貼后僅存活了10多分鐘,但社交網路上已經流傳甚廣,其矛頭所指盡人皆知。至於它是否與鄧家有任何關聯,不得而知。


鄧朴方殘聯講話敲打當政者

鄧小平長子、文革被迫害致殘的鄧朴方在一次全國殘聯會議上致辭時曾打破通常保持的低調警告說,「一定要有實事求是的態度,保持清醒的頭腦,知道自己的份量,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堅持立足國情,從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出發謀劃一切工作。」

據一位接近鄧家的原體制內人士披露,上述「知道自己的分量」的講話就是針對習近平對鄧小平改革開放路線陽奉陰違、蓄意摒棄甚至明顯背叛表明態度提出異議。該人士告訴美國之音,鄧朴方目前不便接受外媒採訪。

2018年12月,記者聯繫鄧小平的小女兒鄧榕在美國的一位好友,請求帶話給鄧家子女,希望他們就改革開放40周年發表看法。對方回復稱:你以為鄧家人現在說話和行動有自由嗎?早給監控起來了。


民間出現倒習呼聲 當局壓制掩蓋

在仍廣受緬懷的力主改革開放的中共元老習仲勛、開明改革派領導人胡耀邦以及被官方稱為「總設計師」的鄧小平都曾親臨的改革開放前沿重鎮深圳,1月14日,羅湖口岸附近街頭,一位西裝筆挺的抗議人士手持橫幅標語,高呼「打倒習近平!反對修改憲法!」

他被一夥警察按到后還掙扎著呼喊,「如果習近平連任,中國的改革開放就完了。」


外界至今既不知道他的姓名,也不知道其下落,更不知道這位獨自站出來振臂高呼反對習近平修憲和連任的抗議者,與中共黨內派系、紅二代或者「境外勢力」有任何關聯。海外社交媒體網友一般稱他為「羅湖勇士」。

幾天前,有網友和人權工作者發推提醒人們關注這位抗議者的命運。他們擔心,到中共二十大召開時,如果仍無官方通報或官媒報道這位反習連任的抗議者,他的失聯狀態將進入第10個月。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