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套衣服 這群」高質量男性」甚至不惜賣掉房子



國內網上曾有個「人類高質量男性」的熱梗,不過在當事人諸多破綻以及非法圈錢的行為被網友扒個底朝天後,所謂「人類高質量男性」也成為一個戲謔的網路名詞。

不過,在遙遠的非洲剛果,也有這麼一群「高質量男性」,他們身穿名牌,打扮講究,哪怕吃不上飯,也要將自己裝扮成上流人士的模樣。



一位服飾精緻的非洲「上流人士」

這些住在貧民窟,口袋比臉還乾淨的非洲大叔們為了買一身「高質量」服裝,大多已經傾家蕩產了,卻又擁有眾多忠實粉絲。

那麼,如此匪夷所思的場景為何會發生在非洲?

他們又為何會如此痴迷於名牌?

讓我們先來看看這些非洲「高質量男性」到底是何模樣?



在非洲,有一大一小兩個剛果(Congo)。它們分別是「剛果共和國」和「剛果民主共和國」,首都分別為布拉柴維爾和金沙薩,國際上簡稱為剛果(布)和剛果(金)。



非洲大陸有兩個名為「剛果」的國家,分別為剛果(布)和剛果(金)

剛果(布)是非洲難得的局勢較為穩定、經濟較為富裕的國家,而和它同名的剛果(金)卻一言難盡。

說起來,國土面積234.4萬平方公里,人口多達8700萬的剛果(金)是非洲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國家之一,自然資源十分豐富。

可在持續不斷的內戰爆發后,剛果(金)有超過500多萬人死亡,1000多萬人淪為難民。

而在首都金沙薩,由於戰亂和缺乏管理,城市裡到處是破敗的建築和臭氣熏天的垃圾堆。

可就在這樣的環境里,你會看到一群衣服光鮮亮麗、鞋帽一塵不染的人,大搖大擺地遊走在大街小巷。

破敗的街道,穿著精緻的男子,如此極端違和的畫面天天在金沙薩街頭上演。



穿著精緻的薩普人和背後骯髒混亂的街道

所到之處,不管是精神小伙,還是鬍子大叔,他們都猶如明星一般受到無數老百姓崇拜的目光,身邊還不時傳來許多粉絲艷羨地尖叫,大聲吶喊,「The king of colors,the god of clothes,the god of SAPE!」

在普通人眼裡,他們儼然就是「全村最靚的崽」。

當他們走累了,會隨便在某個破爛的塑料椅上坐下,翹起腿,露出一截騷氣的彩色襪子,然後優雅地抬起袖子,露出閃亮的「勞力士」查看時間。



坐在街頭的薩普人優雅地翹起了「二郎腿」,露出了騷氣的襪子

講究點的,坐下前一定要瀟洒地把外套脫下,疊放整齊再坐下,挺胸露出貼身剪裁的歐洲高級西裝馬甲,氣質與優雅並存。



身穿價值不菲的西服,拿著高檔煙斗的薩普人

更有人會從懷裡掏出義大利製造的「沙芬」煙斗,優雅地點上,深吸一口再緩緩吐出煙圈,盡顯紳士風度。

在室外氣溫高達30℃的環境,他們就這樣坐在蒸騰著熱浪的環境里,裹得嚴嚴實實,不斷對國際時尚和路上行人的裝扮評頭論足。

不知情的外人會以為,這些衣著考究的紳士們是當地在聚會的上流人士,可事實上他們真正的身份可能只是小商販、工人,更多是無業游民。

不過,他們都有個共同的身份——薩普(sapeur),這個詞其實來自法語La Sape,「Sape」一詞在法語中有著「服飾」的意思,大致意思就是「優雅紳士協會」。

甚至,即便他們穿著衣服的顏色多種多樣,但依然嚴格恪守著三色原則,即每人所穿戴的衣飾顏色不能超過三種。



每個標準的薩普人身穿的服裝顏色不能超過三種

在這種守舊卻又十分新潮的時尚理念指引下,金沙薩的街頭成為非洲大陸最前沿的秀場,無數薩普人在這裡爭奇鬥豔。

說起來,剛果的「薩普文化」猶如我們常說的二次元文化,也是一種亞文化,而且歷史十分久遠。

17世紀,在法國殖民者來到剛果后,看見這裡的人生活原始、衣不蔽體,就免費將國內的一些舊衣服送給了當地人。

在殖民地槍炮下屈服的非洲人,也被歐洲人的服飾所吸引,覺得穿起這些衣服自然就高人一等,他們算是薩普文化最早的先驅者。

二戰時,大批的剛果年輕人被招募進了法國軍隊,來到歐洲參戰。



二戰時期,大量剛果士兵加入了盟軍隊伍,從而接觸到了歐洲的服飾文化

戰後,這些非洲士兵見到那些西裝革履的紳士,不僅舉止優雅而且受人尊敬,心裡十分艷羨。

等他們回到非洲之後,他們格外懷念在歐洲的日子,便相約回到家鄉組建一個高格調的優雅協會,以此重溫在法國時期優雅浪漫的生活。

從此,「薩普文化」開始真正在非洲大陸發展壯大,成為非洲街頭魔幻的一幕。



如果想成為一名真正的薩普人士,必須牢記一點:絕不能買假貨!

在當地,一個人受到萬人景仰,並不是他有什麼公務員編製,而是他是個真正的薩普,家裡有不計其數的高檔服裝和配飾,還有專門的服裝間。

可在非洲,一套稍微像樣點的名牌西裝售價至少500美元,如果算上鞋子、配飾,置辦一身像樣的行頭不會低於1000美元。



想被薩普圈認可,幾套昂貴的行頭是必不可少的

更關鍵的是,作為一名專業的薩普,買一套是不夠的,起碼得有四五套以上不停地換著穿,否則就會被人譏諷為「偽薩普」。

衣服少被嘲笑還算小事,可如果被人認出買的名牌服飾是冒牌貨,不僅會被趕出薩普圈,甚至還會被普通百姓瞧不起。

在那些天天關注時尚,對各類奢侈品了如指掌的「老薩普」眼裡,無論多逼真的假貨,他們都能一眼識別。



薩普圈絕對鄙視任何購買假貨的人

哪怕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僅僅襪子或絲巾是假貨也不行。

任何試圖混跡薩普階層的普通人,只要被發現身上有任何一點假貨,在當地就算徹底「社死」了。

身為一名薩普,西裝得是來自歐洲如阿瑪尼、聖羅蘭等品牌,鞋子必須是威士頓、菲拉格慕、郎丹澤等頂級品牌。

至於帽子、墨鏡、絲巾,那更是不能忽視的細節,同樣得是頂級奢侈品牌才能搭配。

不過,即便在首都金沙薩,薩普們的平均月收入也僅有200-300美元,但他們共同的信念就是寧可忍飢挨餓,也絕不降低自己「時尚雅痞」的生活。



寧肯家徒四壁,可出門必定光彩照人,是薩普人的原則

這些追求時尚的非洲人,如果能有穩定的工作,會通過刷爆信用卡來購買高檔服飾。

沒有穩定收入的,則到處打零工,只為攢夠買到心儀服裝、鞋子的錢,無論多辛苦也在所不惜。

還有人只能去二手市場,從那些「洋垃圾」里淘點舊衣服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更多的人則拿著自己的房產,或者任何值點錢的東西去貸款買衣服。

值得一提的是,薩普圈裡的人除了不能買假貨,還有個非常明確的觀念:絕不能偷竊,因為真正的紳士絕不會幹這些令人不齒的事。

不管是貸款,還是將家裡僅有的錢全部買了高檔服裝,許多薩普實際也明白,自己是為了虛榮心在「打腫臉充胖子」。



要的就是出門后那種被人艷羨的感覺

可一旦他們穿著這些名牌服裝出門,從周圍人艷羨的目光里體會到眾星捧月的感覺,他們會覺得一切都值了,更加無法自拔。

看到這裡,你或許會覺得,這不就是群極度愛慕虛榮的人么,生活如此困難還要窮講究。

確實,世界上對他們的各種諷刺始終不絕於耳。



英國的BBC、俄羅斯的RT電視台、日本的NHK其實都關注到了剛果(金)這片貧瘠的土地上出現的這些「奇葩」。



歐洲媒體在採訪非洲薩普人

有媒體形容他們是「家徒四壁的五彩孔雀在虛榮攀比」,用我們中國的老話形容就是「豬皮抹嘴——窮講究」。

媒體曝光他們后,觀眾給出的幾乎是一邊倒的嘲諷和譴責:



「他們簡直就像是皇帝的新衣,全都是虛榮心作祟!!」



「他在精心打扮,但他的孩子們都光著腳。」



「有時,窮人竭力試圖裝扮掩飾自己的貧窮和掙扎。」

甚至,在剛果(金)的國內,也有很多對他們不能理解的人。



「這些人簡直是在丟我們國家的臉!他們的行為令人作嘔。」

關於人們對於自己的看法,薩普們心知肚明。

薩普人對這些聲音則表示嗤之以鼻,他們覺得,「虛榮涉及我們想別人怎樣看我們,而驕傲多半涉及我們怎樣看待自己。」



真正的薩普人毫不介意外界的看法

「我們是時尚達人,是剛果最優雅的人啊。我可以主宰自己的命運,掌握自己的靈魂,這又有什麼錯?」

更有意思的是,在剛果(布)的首都布拉柴維爾也有一群薩普愛好者,可他們卻很不受剛果(金)的薩普人士待見,剛果(金)的薩普人士覺得他們的穿著不僅土,而且還便宜。

由於布拉柴維爾和金沙薩中間僅隔了一條剛果河,兩派的薩普往往會定期隔著大河相互「battle」,互秀自己的高檔服飾。

有時隔空互鬥不過癮,金沙薩的薩普們也會過河來到布拉柴維爾的一間俱樂部,彼此近距離「決戰」一番。



來到俱樂部準備「battle」的薩普人

在今天的剛果(金),戰爭的陰霾帶給人們太多的痛苦和艱辛,國內依然有著大量的HIV感染者和窮人們。

這些薩普人,在數千萬的兩個剛果國家裡實際只有6000人左右,是絕對的少數。

不得不說,他們那種吃糠咽菜也要追求時尚,甚至負債纍纍的行為確實不可取。

但是,這些人也給在貧苦生活中苦苦掙扎的人們帶來了一絲樂趣,更讓普通人對生活燃起希望。



薩普推崇的時尚精神也給陷入困苦生活的人們帶來了一絲歡樂和希望

在這塊土地上,人人都希望成為一名受人尊敬的薩普。

而想成為一名真正的薩普,必須認真洗澡,做好個人衛生;不能嗑藥,不能酗酒;更不能偷盜,說謊。

在講究規則的薩普人眼裡:「這套衣服把你整個人約束起來了,你要保持端正筆直。一腳踏兩船,那是會跌進水裡的。」

從某種角度來說,薩普人的身上也體現了無論身處多麼糟糕的環境,都要維持做人的尊嚴,優雅而從容地面對人生的態度。

而這種時尚精神,恰恰是這塊遭受過戰爭荼毒,至今充斥著混亂、疾病的窮苦大陸所缺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