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子公主赴美生活曝光!廢物丈夫只是跳板?

上周,成為小室真子的真子公主與丈夫小室圭動身前往紐約,開始了他們在美國的新生活。最近,作為平民第一次出門採購的真子被外媒拍到,青春隨性的裝扮與宮內的她完全不同,令網友紛紛感嘆。

在動身前往美國之前,真子曾和妹妹佳子約定,一定要逃出王室過上自由的日子,目前看來,真子的新生活還真有個好的開始。

上周末,脫離日本王室來到紐約生活的真子,首次被媒體拍到。從東京的皇宮到紐約的公寓,真子的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最大的差別就在於一切都要自己動手去做——看起來,真子很喜歡這樣

她獨自從家去了美國連鎖衛浴商店,為新家做採購。真子穿著深綠色的呢子大衣,寬鬆的牛仔褲

仍然是像離開日本的那天一樣,頭髮自然地披著,沒有做任何造型

但和在王室時那些精心打扮過的照片比起來,卻好像年輕了 10 歲,完全是 20 出頭小姑娘的樣子。

外媒記者表示,真子的獨立生活不是說說而已,出門採購沒有任何安保人員跟隨。她在商場里花了一個半小時仔細選購了一些日用品。

推著購物車隨心所欲轉悠的樣子,以前真的從來沒有見過。

真子為家裡買了浴巾、衣架、收納筐、紙巾等物品,不時對比著不同品牌產品的價格,精打細算的樣子很難讓路人看出她曾經住在王宮裡。

購物結束的真子也沒有打車回家,而是決定走路回家。有趣的是,由於真子也是第一次在紐約生活,對當地的道路完全不熟悉,回家路上多次迷路。

被拍到在一條路上來回來去走了好幾遍,不知道哪邊才是正確的方向。

不過她很淡定,向好幾個路人問路,終於在晚上 6 點多回到了她和小室圭的公寓門口。小室圭正在樓下等她,幫她把四個購物袋提上了樓。

沒有了日本媒體的轟炸,真子看起來很放鬆,晚一些她還心情不錯地和丈夫走到了附近的布萊恩特公園散步。仔細看兩人的上衣還有點情侶裝的意思。

雖然婚後生活不怎麼華麗,這段婚姻也不太被人看好,但看樣子對於真子公主而言,她還是挺滿意現在的狀態的。

根據媒體爆料,由於資金有限,他們在曼哈頓地獄廚房區的中心位置租了一間小公寓,面積小,但是位置很好。地獄廚房區的中心距離中央公園和林肯中心都是散步可達的距離,而且這片樓盤本身屬於豪華住宅。

即便是租了最便宜的房型,也可以共享豪華公寓的健身房,瑜伽室,電影院,水療中心,模擬高爾夫,露台 BBQ 和書店等高端服務。

而且,即便是一室的小公寓也配備了陽台,如果樓層高,可以直接欣賞紐約繁華的街景。據悉,這間公寓的性價比很高,比周圍其他樓盤都便宜,但即便如此房價還是東京同樣房型的近兩倍。

對於暫時沒有穩定的可觀收入,又放棄了 1.4 億日元王室津貼的兩人來說,這樣的公寓雖然美好,但經濟壓力也不小。小室圭在成功考取律師執照前不會擁有太好的收入,而真子公主已經打算本周開始找工作。

由於真子的語言能力和資歷都不錯,很可能能得到她期待的博物館或美術館管理工作。甚至在一段時間內,她可能會成為這個新家庭的經濟支柱。

對於日本網友來說,這樣的選擇多少讓人有些不理解。在日本做公主,花著數不完的錢公費旅遊,一輩子不用打工交房租,難道不香嗎?為什麼偏要為了一個軟飯男放棄好生活呢?

最近的一篇日媒報道,解讀了這個問題:人們認為的 " 好生活 ",對真子來說卻是地獄。在很早之前真子就和妹妹佳子清楚地預見到了自己的未來——只有結婚,才能自由。

日本以現代化著稱,但王室並不在現代化的行列之內。對於每個日本王室女性而言,生而為公主,除了痛苦還是痛苦。真子和妹妹佳子過了十幾年接近於監獄的生活,兩姐妹就越來越渴望儘快離開王宮,到外面的世界去。

因為她們除了上學或者執行王室公務,去任何地方都要向宮內彙報,多數時候,同齡人喜歡去聚會娛樂的地方都與兩姐妹無緣。她們從未像同齡人一樣,體驗過去朋友家過夜,開睡衣派對,一起熬夜打遊戲。

因為宮內規定,她們不能住在除了家和赤坂宮國賓館之外的任何地方。十多年來,姐妹倆長時間與同齡人的世界脫節,導致兩人的心理年齡比同齡人都要大 10 歲左右。

兩人上高中和大學后,終於有機會接觸到更多外面的世界。對於真子和佳子來說,如果永遠不知道自由是什麼樣的,也許一輩子也就這樣過去了,但自從在學校認識越來越多過著自由快樂生活的朋友,真子和佳子就感到越來越窒息。

也就是說從高中開始真子和佳子就產生了強烈地逃脫一切的想法。但他們的想法無法和宮中的任何一個人訴說,作為王儲和王儲妃的父母更是不行。

年齡差距不大的真子和佳子互相成了對方最好的朋友,把真心話都留給了對方。妹妹佳子的抗壓能力更弱,為了防止她們想逃脫的秘密被父母或其他人發現,佳子把課餘的精力都放在了學習舞蹈上。跳舞可以消耗大量的體力,讓她暫時忘掉在王宮進退兩難的境地。

只可惜就連這樣的自由佳子也沒享受多久,因為跳舞,她被日本民眾和宮內廳的一些大臣批評 " 成何體統 ",甚至有人說她生活作風過於奔放。

佳子被勒令暫停了舞蹈學習,日子一天比一天難熬。姐姐真子性格更沉穩強大,所以早期即便她沒有像妹妹一樣瘋狂地把精力投入到什麼愛好中去,也保持著比較穩定的精神狀態,默默承擔著被束縛的壓抑感。

在外人看來,真子聽話、懂事,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正在為未來擔憂。

她和妹妹會找為數不多的密友討論許多問題。比如 " 大家怎麼看待皇室?"," 男女關係的基礎是什麼?",不管是真子還是佳子得到了新的領悟,都會和對方彙報。

進入大學后,一向隱忍的真子也開始擔憂未來,逐漸向妹妹傾訴自己的煩惱。相依為命的姐妹關係,讓她們對人生的下一步都有著基本相同的想法。緊接著,一個令兩人驚恐的消息傳出,催化了真子離家的決心。

從十年前野田佳彥執政時期,由於天皇家族男嗣稀缺,日本政府開始討論女性王室結婚後不脫離王室的可行性。一種聲音認為,女性王室結婚後,可以讓她們成為王室新的一支家族首領,這樣就能多生點孩子(男),這樣皇位就不擔心無人繼承了。

之前,真子和佳子一直以為只要結婚,就能逃出王室,過普通人不受管控的生活。這個政策的討論,讓兩姐妹意識到,她們可能會被永久留在皇室里。

妹妹佳子首先陷入了恐懼,並患上了嚴重的抑鬱。報道說,她認為如果自己一輩子無法逃離王室,那活著就沒任何意義了,抑鬱最嚴重的時候佳子一度想過靠自殺獲得身心的解放。

而真子意識到,想要逃出去,必須儘快結婚。因為就目前的日本皇室的形式看來,獨身和晚一點結婚都可能會被永久困在這裡。馬上結婚,成為了渴望自由的真子唯一的出路。不管是跟誰,至少先離開這裡再說。

為了防止宮內和父母干涉,真子和佳子約定誰都不要在宮內表露出 " 我真的好想馬上結婚 " 的心情。真子與小室圭從約會到結婚,面對父母的不理解和全國的謾罵,支撐她繼續下去的與其說是對小室圭的愛,不如說是她和妹妹兩人逃跑計劃。

佳子從學校朋友那裡聽說,王室女性嫁出去可以獲得 1.4 億日元的津貼。佳子知道后吃驚萬分,眼睛都亮了起來:" 真的嗎?可以拿到這麼多嗎?",從小到大父母對這件事隻字未提。

可以獲得自由,還有一大筆錢拿,佳子從學校回來后馬上把這事告訴了姐姐。兩姐妹更加期待婚姻能成為他們的希望之光。

只可惜,真子不幸碰上了小室圭一團亂麻的家庭問題。小室母親做老賴欠債導致她的結婚計劃 3 年裡一拖再拖,甚至岌岌可危。

那時候她的王儲父親公開表示不理解女兒怎麼想的,母親紀子妃更是不同意這樁婚事,經常落淚。被父母排斥的真子一句話也不敢說,只是默默堅持要和小室圭結婚的想法。

仔細想想,對於急於獲得自由的真子來說,她的確不太可能與小室圭分手再去花時間經營新的感情,對於她來說,離開家的速度越快越好。

在正式結婚前的幾個月中,家中往常溫馨和諧的晚餐場景不復存在,日媒報道,餐桌上的親王和王妃氣氛低沉,妹妹佳子為姐姐擔心,就連弟弟悠仁都被強烈的壓力影響到吃不下飯。

有一兩個瞬間,這樣的場景動搖了真子結婚的決心。對於懂事的她來說,真子從來不想造成家庭不和。最終,她放棄了一直以來期待的 1.4 億津貼,取消了結婚典禮,天皇召見儀式,裸婚離開。

沒有人討厭錢,想要重新開始,過上自己想要生活的真子更不會無緣無故拒絕應該屬於她的 1.4 億。但不管是出於不想與皇室糾纏,還是因為不想給日本民眾留話柄,都側面證明了她的出逃心切。

對比起那些天天被管教,沒有自主選擇權的生活,能夠舒舒服服逛一個半小時商場,吃完飯散步去公園,也許已經是個不錯的開始了。

接下來佳子公主很可能會和真子有著同樣的選擇,而天皇的獨生女愛子下個月也將迎來成年禮,真子的出走只是對日本王室的第一波震動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