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醫學專家:新冠「清零」無法實現 人類將與病毒共存

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許多國家已經打開國門,允許完成全面接種新冠疫苗的外國人入境。中國可能是目前唯一仍堅持對新冠病毒感染實行「清零」策略的國家。美國的醫學專家說,新冠病毒是一種動物宿主導致、能夠快速、廣泛傳播的呼吸道病毒,無法徹底根除;因此「清零」目標是不可能實現的。

儘管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初期,以中國為代表的亞洲大部分國家和地區採取的都是對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清零」的政策;中國是目前維持「清零」政策和最長隔離期的地方,北京將境內新冠疫情死亡病例保持全球最低水平的成績,歸功於對新冠病毒感染的零容忍策略。

根據這項戰略,凡發現社區病例及其密切接觸者都將被迅速隔離,在若干個多達數百萬人口的城市,實施過好幾輪全員新冠病毒檢測。觀察人士注意到,儘管全國14億人口中有75%已經完全接種了疫苗,但是尋求消滅每一起感染病例的決心似乎越來越強。

自從新冠疫情2020年在武漢爆發以來,中國的防疫策略一直是「嚴防死守」,以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清零」為最終目標。中國頂級流行病專家鍾南山醫生在一次電視採訪中說,這樣做成本確實相當高,但是相比之下,不管理它和放鬆零容忍政策的成本甚至更高。

最近的一次大規模封城和隔離行動發生在一個多星期前。據美聯社報道,遼寧省大連市的一處大學城爆發疫情,許多大學生感染病毒。衛生當局11月14日下令,將數以百計的學生轉至酒店集中隔離觀察,其他學生則在宿舍隔離,三餐由志願者送至房間。報道說,大連的這次封城隔離,是中國防控疫情零容忍的「清零」政策的最新體現。

新冠「清零」策略是否可行?

觀察人士注意到,目前隨著德爾塔變種病毒的傳播和疫苗的逐步發放使用,實施清零政策的亞太地區國家新加坡和澳大利亞先後認為,清零的做法是不可持續性的,因而轉向廣泛接種疫苗,以保護人們免受重症和死亡的威脅,同時也放鬆了控制感染人數的努力。

據報道,紐西蘭也準備放棄新冠病例「清零」戰略,中國目前可能成為全球唯一一個仍然堅持對新冠疫情採取清零政策,徹底消滅新冠病毒疾病的國家。

其主要做法是對出現疫情的城市和社區進行大規模隔離或封鎖;在今年德爾塔變異病毒傳播造成新冠疫情在一些城市出現反彈之後,中國一些地方衛生當局曾經對整個城市進行過若干輪全民核酸測試。

包括一些中國知名流行病專家在內的國際公共衛生專家,質疑北京當前仍然堅持的清零策略是否有必要和是否可行?

醫學和公共衛生專家一般認為,儘管新冠疫情初期由於沒有疫苗和治療藥物,「清零」策略在許多國家被證明是正確的;但是對新冠病毒清零是不可能做到的。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衛生安全中心的資深專家阿梅什·阿達利亞醫生(Amesh Adalja, MD)對美國之音表示,從生物學的角度講,新冠病例零感染是不可能實現的。這是一種動物宿主導致、能夠快速和廣泛傳播的呼吸道病毒,因此無法去消除或根除它。

「新冠病毒感染零容忍政策並不符合病毒的生物學原理,而同時也為徒勞的努力花費了大量資源。教會民眾如何去進行風險評估,要比堅持夢幻般的零感染政策重要得多,」 阿達利亞醫生說。

阿達利亞認為,人類無法終結新冠病毒疾病。諸如清零等這些類型的措施,充其量只能暫時減輕感染的負擔,但是病毒仍然會捲土重來。最好的辦法是通過接種疫苗,重點去除病毒引起嚴重疾病的能力,以及重症病人增多對醫院的壓力。

勞拉·卡恩醫生(Laura H. Kahn, MD)是「一體健康倡議」(One Health Initiative)的共同創始人和政策研究員。

卡恩醫生對美國之音表示,如果90%以上的人口完全接種了疫苗,則沒有必要對新冠病例採取零容忍政策。她說:「新冠病毒疾病將會與人類長期共存。而人類也將必須去習慣它,就像我們已經習慣了流感一樣。」

也有醫學專家對美國之音表示,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的初期,以中國為代表的亞太國家和地區,多半實行的是這種「清零」策略。應該說,這種策略也是在亞太地區被證明是有效的,該地區的許多地方的確實現了將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清零的目標。

美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化學與化學生物學教授理查德·埃布賴特 (Richard Ebright)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台灣、韓國、新加坡、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等地,在開展全民疫苗接種運動之前,曾經推行過新冠病毒感染「清零」或「接近清零」政策,「這些地方當時做出的決定是正確的」。

「而另外一些國家,如美國、英國和歐洲大部分地區都沒有採取清零政策。事實證明它們的決定是錯誤的。結果,這些地方都經歷了在完全可預防、完全可以避免的情況下,蒙受了重大的醫療、社會和經濟災難,」 埃布賴特說。

不過,埃布賴特同時指出,現在隨著新冠病毒德爾塔變種在全球的傳播性日益提高,對變種病毒的控制程度也日益降低,德爾塔變種已經在全球範圍流行;而且隨著許多國家的疫苗接種運動接近飽和的水平,推行「清零」或「接近清零」政策的國家,要想繼續推行這些政策,就會越來越困難,而且越來越沒有必要了。

人類將必須與新冠病毒共存

美國疾控中心(CDC )上星期五(11月19日)宣布,根據CDC「免疫實踐諮詢委員會(ACIP)擴大疫苗加強針的建議,所有18歲及以上的成年人,在接受了輝瑞或者莫德納第二劑至少六個月後,可以注射新冠疫苗加強針。

隨著更多新冠疫苗廣泛的接種,以及疫苗加強針的推出,美國大部分州都已經能夠廣泛施打疫苗,有的州的疫苗接種率已經達到了73%,美國總體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呈下降趨勢。民眾再次開始關心,公共衛生專家在疫情初期經常提到的群體免疫是否能夠實現?人類是否要像面對流感那樣,與新冠病毒長期共存?

霍普金斯大學資深衛生安全專家阿達利亞醫生對美國之音表示,正如人類要面對的其它季節性冠狀病毒不斷再次感染人類的情況一樣,人類的命運是必須要面對這種Covid-19病毒。

「目前已有的這些第一代疫苗並不能真正實現群體免疫。我們將不得不調整我們的生活,去適應有新冠病毒存在的世界。只是由於有了疫苗、診斷和治療的手段,使得病毒可能會變得更加馴服一些罷了,」 阿達利亞醫生說。

卡恩醫生對美國之音說,從理論上講,群體免疫是可能實現的。但是實際上,從政治層面上講,群體免疫不太可能做得到。「正如所提到的那樣,我們將不得不與新冠病毒共存。」

羅格斯大學生物化學教授埃布賴特認為,新冠病毒在2020-2021年經過基本上不受控制的全球傳播之後,已經變得不太可能被徹底根除。

「但是,如果疫苗和疫苗加強劑成為全球供應和可及,對那些由於無知而拒絕疫苗和加強劑的人來說,新冠病毒很可能會主要成為對這些人的威脅,」 埃布賴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