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家教變」高端家政」衝上熱搜:月薪2-5萬

今天

#住家教師月薪兩三萬元#的話題

衝上了熱搜榜第一



目前,話題閱讀超2億



教育部「雙減」措施落地后

眾多學科類培訓機構關停、轉型

但與此同時

一些培訓從業人員

藉以「高端家政」「高級保姆」的形式

換個「馬甲」在市場自由流動



變相「家教」廣告遍布網路

部分月薪甚至高達5萬元

網路上,不少家政公司開始大力推銷「高端家政」、「高級保姆」、「高級管家」。

仔細一看,「985畢業、」「碩士」、「英語八級」、「海歸」、「教師資格證」……一個個漂亮的標籤暗示著,這些工作實質上就是家教、住家教師。



家政公司將「住家教師」包裝成「高大上」的新興職業,年輕人可以藉此接觸高端家庭,體驗別墅花園生活。

僱主們則往往需要這類保姆式的教師對孩子們進行學科輔導、制定學習計劃、養培良好生活習慣。從早起叫醒、上下學接送到學科補習……偶爾也需要充當司機和採購員,幫助打理家中的瑣事。如果老師掌握運動技能或者懂樂器,則是加分項。

有一技之長傍身,「住家教師」的月薪也令人咋舌,開到3-5萬的大有人在,還有的甚至需要13薪。







和通過中介機構聘請家政人員各自支付中介費用不同,通過中介機構聘請家庭教師,僱主需要支付的中介費用為教師月工資的全額。至於流動性的問題,客服承諾公司在一年內可以免費調換老師。由於收益可觀,住家教師成了繼月嫂、育兒嫂之後的家政新寵,在上海諸多家政公司紛紛上線並被重點推出。

記者就一月薪標註為3萬的崗位向家政公司諮詢應聘條件,對方表示需要本科以上學歷、英語六級、有教師資格證、能用英文輔導小學全科、有海外留學經歷且年齡在40歲以下。



供不應求

家政公司套路滿滿

上海的李女士被廣告吸引,

聯繫到一家家政公司,

她看中的一份履歷是

「女性,211碩士,英語專八,兩年中英家庭教師」

但客服隨即回復她,

此人已被別的客戶簽掉了,

可以再推薦別的家教候選人。



原本李女士請家教的預算是1.5萬元,

沒想到她篩選了十多個候選人,

竟然選不出一個口語過關的老師,

不是發音不標準,

就是簡單語法都弄錯,

直到客服推薦了開價3萬元,

有留學經歷和家教經歷的小林

小林的自我介紹里,

「不經意」流露出此前為「有錢人」服務,

「我帶過的一戶,寶寶從六個月就開始學英文。」

「前兩個僱主是星河灣和碧雲的。」

「可以兼職司機,但只服務孩子。」

小林來面試的那天,先是客服告知李女士,已經有其他僱主看中小林,李女士面試完必須馬上確定是否錄用。面試時,客服還帶著合同一起跟來了。

李女士請過家政阿姨,明白這是對方施壓催單的伎倆。在感覺小林的綜合能力與她的預期存在差異之後,李女士就表示再考慮一下。沒想到客服剛走就發來信息,說小林被外地僱主加價聘請了,讓李女士再重新選人。



市場已經這麼熱了嗎?還沒見到人,六七萬就花出去了。」這次不算成功的「尋師」經歷,讓李女士重新審視起請住家教師的打算。

記者在暗訪時看到一則廣告,女孩履歷格外出眾:復旦大學碩士畢業,英文專業八級,口語流利地道,更誇張的是,文案竟寫著她是市重點中學在職教師

然而與李女士的遭遇如出一轍,廣告貼里的老師永遠約不到,但是永遠掛在中介網上顯眼位置。每當選中一名各方面素質優秀的老師進行詢問時,客服都會表示,「這位老師已經被簽走,再給您推薦其他老師。」



而此後客服推薦的老師,都是資歷平平。要麼才藝豐富,但沒有教師資質;要麼是曾在教培機構工作,看似有經驗但細瞧是銷售;要麼有留學經歷,但口語並不地道。偶爾一兩個有教學經驗、親和力強、多才多藝的,要價都在兩萬以上。

半個月過去,當記者再次打開同一個網頁,那些「已上戶」的優秀教師信息仍然掛在家政公司的廣告貼里,吸引著家長們前來諮詢。

家長一心偷偷搶跑

從業者也為高薪瘋狂心動

住家教師概念的升溫,與雇傭專職家庭教師在私密環境教學,能讓「搶跑」穿上隱身衣不無關係。

今年六月份,剛從國內某師範大學英語系畢業的小周,拿到了教師資格證,應聘到一個上海家庭。暑假期間早八晚八中間午休,一天的學習時間不能少於8個小時,英語、語文、數學、科學她都要輔導。素質類活動如籃球、舞蹈、游泳等則另有專業教師授課,她只需接送,偶爾還要和家裡的阿姨一起去採購生活用品。

小周會在網上晒晒自己的住家工作。在一份英文作業下面,有人留言:「你確定這是預初的課嗎?我們高中才學到這些。」她回應,孩子學得早很正常,「否則幹嘛雇我呢?」

「願意請住家的,一般都是高收入家庭,花錢買的服務,這裡不讓學了就從那裡學。」小周看到的派單信息中,有來自公辦學校的孩子,也有讀國際學校的學生,最小的兩、三歲,最大的十四、五歲,一些僱主家庭有二胎、三胎需要同時照顧。

因為剛畢業沒什麼經驗,小周的薪酬在上海的住家教師里算初級,即便如此,也達到了1.2萬元/月。在她發出的筆記中,僱主的優渥生活成為圍觀的重點,評論區清一色自我介紹「蹲」僱主,還有人打聽哪裡可以找這樣的工作。

就在9月8日,教育部《關於堅決查處變相違規開展學科類校外培訓問題的通知》發布對「家政服務」「住家教師」「眾籌私教」等7類隱形變異學科類校外培訓形態表示「一經發現,堅決查處」

面對教育部的「禁令」,小周仍持僥倖:「未來怎麼樣說不清楚,眼下只要待遇開得好就繼續做。」之前面試李女士家的小林也表示,準備去考相關的技能證書,為進一步提升收入做準備

網路上流傳的一份

對英語老師轉型的建議

反映了部分相關群體的心態

而這個隱秘市場的火熱,也反映出部分家長執著於「搶跑」的心態。

小周透露,「願意請住家的,一般都是高收入家庭,花錢買的服務,這裡不讓學了就從那裡學。」

小林透露,她之前服務過的某戶家庭,女主人劍橋大學畢業,家中兩個孩子還沒上小學就已經完全沒有玩的時間。「我的任務,就是負責帶他們完成父母規定的練習作業」。

住家家教是否違規?

隱蔽分散能否治理?

專家表態來了!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中高考政策研究專家熊丙奇表示,教育部針對相關行為正在研究制定具體的指導意見,其中明確了違規家教的情形,包括在職教師家教、沒有合法教師資格的人員家教、以住家保姆名義請家教等都是違規的。監管部門可通過網格化管理、擴大線索來源等方式,進行監管、查處。

熊丙奇分析,「雙減」措施落地后,家長請私教的意願如果強烈,表明需求側治理乏力:「要疏導家長的需求,就必須提高學校教育質量,並由社區提供雙休日、節假日的活動去處。

由於家長請私教十分分散,無疑加大了監管難度。對於學科類培訓轉入「地下」,熊丙奇提出兩點治理思路:科學治理、系統治理。同時,還要轉變家長的家庭教育理念,一方面推進破除唯分數、唯升學、唯學歷的教育評價改革,在全社會形成新的教育觀和成才觀,另一方面需要加強對家長的家庭教育指導,讓家長掌握科學的家庭教育理念和方法,對孩子的成長有合理的期待,為孩子規劃適合的成才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