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是「為他人做嫁衣」 中國人已不需要再留學了?

導讀:近期,多名中國留學生在洛杉磯國際機場,遭美國邊檢執法人員反覆盤問,有的還遭到威脅、恐嚇,甚至被限制自由長達數十小時,最終被遣返回國。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敦促美方糾正錯誤。 自美國急劇惡化中美關係以來,中國留學生已經多次遭到不公正對待。同時,國內許多人也產生了「不需要留學」的想法,也有人認為留學是「為他人做嫁衣」。究竟應該如何看待留學呢?

2007年7月,我第一次孤身一人飛越一萬多公里,到美國留學。

那個時候,國內大學教授們大多數時候都是在解決具體的工程問題而不是學術問題。而那些工程問題,大多是現在一般公司里的研發工程師就能解決的。我還記得,那時候我所在的學術領域裡,很多年輕教師發的論文,都是翻來覆去用各種花樣百出的方法去解決一些早已解決過的問題。而且解決的結果,也不見得比傳統方法好。而那些方法,也不是什麼位於學術前沿的新方法,而是寫在國外研究生教材裡面的業已成熟的方法。十幾年前,國內能夠進行前沿學術研究的教授可謂鳳毛麟角。

相應地,那時的碩士和博士教育都很薄弱。課程內容陳舊、簡單,除了少數幾門通用課程之外,我當時在國內上的課,從內容到講解形式都不能讓人滿意,幾乎無法對我的研究工作產生什麼作用。而我在美國接受到的課程教育,除了一兩門我覺得內容和實踐完全脫節之外,基本都對我後來的研究和其他技術工作產生了非常顯著的影響。

所以,那時候的普遍看法是,如果想要從事大學里的研究工作,最好出國攻讀博士學位。在美國和歐洲,學生可以接受到第一流的學術訓練,充分理解最前沿的科學研究,為未來獨立從事研究工作打下良好的基礎。

綠蔭草坪席地而坐,是那個年代對留學生活最美好的想象(資料圖)
正是基於這個原因,那時候中國政府開展了新一輪的公費留學。與更早期的公費留學不同,新一輪的公費留學,大多並不是資助學生出國攻讀博士學位,而是挑選一些國內的碩士、博士學生,送到國外去從事一兩年的學習,他們最終還是要回到國內獲得學位。我有很多大學同學都走了這條路徑,而且受益匪淺。

從那時到現在已經有14年過去了,我國的學術界也有了長足的發展。很多當年我在美國看到的令人艷羨的學習條件,在國內也開始普及,比如本科生的機器人競賽,比如更加複雜、完整的研究生階段的課程。有越來越多的教師能夠跟上學術研究的前沿發展,很多人甚至自己就是某個領域的標杆。

也是在這個背景下,出國留學這個原先趨之若鶩的選擇,在今天突然變成了一個極具討論性的話題。既然中國發展這麼好,和國外學科差距已經不大,再加上國際環境對留學生並不友好,有些留學生出了國門就忘了祖國,那麼我們今天還需要出國留學嗎?我國還需要留學生嗎?

我們還需要出國留學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不妨先看看我們的競爭對手——美國。

美國多年來保持有超過30萬學生在海外學習。雖然數量不到我國的一半(我國大概是70多萬),但從人口比例上說,大概是我國的兩倍。美國國務院甚至有一個專門鼓勵美國學生到其他國家留學的項目。

作為科技領先、高等教育發達的美國,為什麼還是會有這麼多人到海外學習呢?

這是因為美國已經深深地嵌入在國際市場之中,它需要大量懂外語、理解外國文化的勞動者來增強其政治、文化和經濟力量。總部設在美國的跨國公司,需要大量的管理人員來管理其設在其他國家的分支機構。美國政府需要大量深刻理解其他國家的外交人才、行政管理人才,來強化它的對外影響力。而美國的非政府組織、服務機構、文化協會,甚至是宗教組織,都對國際化的人才具有強烈的需求。

反觀我國,如果我們要持續提高經濟水平,持續提高人民大眾的生活質量,那麼就不可避免要把我們的經濟力量延展到世界各地去。而為了保護我們的經濟利益,我們的政治、文化力量肯定要跟著部署出去。

在這個過程中,具備國際視野、懂他國語言、能夠深刻理解他國文化的人才,無疑是非常關鍵的。而要培養這樣的人才,最快速有效的手段無疑是在那些國家生活、學習、工作一段時間。所以海外留學就是必要的手段之一。(當然並不是說,留學生就一定都能成為這樣的人。事實上,很多留學生並不會成為這樣的人。這裡是說要大量培養這樣的人,就要開展留學。)

這就意味著,從長期上來說,即便我國的經濟、科技水平達到了世界第一,我國為了維持自身的經濟、科技地位,為了保持我國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必須派出大量留學生。如果按照美國目前的留學生占人口比例來估計,我國未來在海外的留學生數量大概會在140萬上下。這些留學生裡面,不可能每個都是棟樑之材,但是有了足夠的數量,其中自然會有優秀的人才出現。

更何況,從整體上看,我國的高等教育仍然大大落後於美國。幾所頂尖高校之外,真正受過良好學術訓練的教師比例還不高。我們不可避免地要和美國進行科技、文化等多方面的競爭,可以預見,我國本土培養的學術人才——雖然已經越來越多、越來越好——仍然不能完全滿足我國學術界和產業界的競爭需要。

所以,答案就是,無論未來還是現在,我國都需要大量的留學生。

留學生有多少回了國

關於留學生,還有一個話題就是有多少人回國了。

我沒有找到最新的數據,不過,根據2016年的數據看,79.3%的留學生最後都回國工作了。這比2012年的68.5%提升了超過10個百分點。隨著我國經濟發展,這個數字如今只會更高。


有一種早年間的論調說,回國的留學生都是不行的留學生,優秀的留學生都留在國外了。

這顯然並不准確。

過去,留學生定居國外,大多是因為發達國家的生活水平更高。而隨著我國經濟發展,一二線城市與發達國家的生活水平的差異已經越來越小了,甚至已經開始反超了。所以越來越多的留學生都覺得,海外的生活雖然別具趣味,但還是不能夠與國內相比,回國的比例也越來越高了。

另外還要考慮一個問題,那就是,優秀的留學生就像國內優秀的學生一樣,都想要在職業生涯中大施拳腳。但是,我們都很清楚,人際溝通是事業發展的一個關鍵問題。身處一個不同的文化環境,無論你多麼了解這種文化,也很難把自己十幾年、幾十年來的生活習慣扭轉到外國文化的方向。做不到這一點,在職場交往中就總是位於劣勢。所以,對於這類人而言,國內——而不是發達國家——才是更適合他們發展的地方。

確實有一些學者,由於其研究領域極為尖端或狹小,國內沒有他進行研究的環境和機會,所以留在了國外。但這種畢竟是少數,我看到那些有野心的、有抱負的留學生,近年來回國的比例越來越高了。

而那些留在了國外的人,大部分只是因為受到了生活水平或者生活方式的吸引。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對於中國仍然有著深厚的感情,他們往往為中外交流提供了極大的便利,也並不排斥在合適的時機為我國做出貢獻。

2000年之後的我國科技產業飛速發展,就吸引了很多90年代出國並定居國外的人回國工作。他們帶回來了先進的技術和管理方法,為我國的經濟騰飛貢獻了力量。而我國的千人計劃,也是大量藉助了海外華人教授的力量來提升國內的科研水平和人才培養能力。

不要神化留學,也不要污名化留學

2000年之前,能夠出國留學的,大體都是我國最優秀的一些學生。他們大多出國攻讀博士學位,其中後來回國的人,往往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做出了出色的貢獻。這些人為「留學生」這個身份帶來了一種高大上的「光環」。

2000年之後,我國國民經濟有了巨大的飛躍。除了拿著獎學金出國的優秀學子之外,也有越來越多的家庭自費送孩子到海外讀書。時至今日,我國在海外的留學生數量已經多達70萬人。

俗話說,人一過百形形色色。可想而知,這70萬人裡面,必然是魚龍混雜。既有出類拔萃的學生,也有爛泥扶不上牆的學生。

所以,首先,我們不要神化「留學」。

留學只是到海外去學習。儘管我前面講到了留學對於國家的重要意義,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一個特定的留學生就一定會有多麼優秀。

我也見過一些留學生,在國外吃喝玩樂,結果學習不行,連大學預科考不過,最後被迫退學回國的。即便是扎紮實實學完的留學生,也不見得就比單純在我國本土培養的學生強。

而且,在教育完全產業化的國家,很多大學會把碩士教育作為一個標準化的「產品」來出售。如果留學就學這些,那麼也無非就是上上課而已。拿到這種碩士學位,也就是多了一些知識,是不是能夠真的提升個人能力還兩說。

我想,很多與留學生有共事經歷的讀者肯定早就發現了,留學生並不一定意味著個人能力就高。所以沒有必要神化「留學」,並不是有了留學經歷就一定如何厲害。

第二,我們也不要污名化「留學」。

的確,留學生之中總有一些紈絝子弟和心理不健全的人,這往往讓人民大眾對留學生群體產生不佳的觀感。

我們常常聽說有留學生買超級跑車、終日開派對嬉戲,甚至還有嗑藥、嫖娼的。這些都是存在的事實。但是現在中國在海外的留學生有70萬人,這大概是一個中小城市的規模,這裡面出現任何一種人都不奇怪。

我有一個大學同學,父母是貧困的農民,當年也得到公費資助出國留學。後來他回國,做到了他所在領域的國際一流水平。這樣的人,也是留學生。

我在國外也見過很多自費出國的、富裕家庭出身的本科學生。他們之中,絕大多數還是會認真學習——即便成績不一定出類拔萃。真正的紈絝子弟還是極少數,這和國內的學生並沒有本質差異。

綜合來看,留學生是我國未來必不可少的一類人才,我們不必過高估計留學生的能力水平,也不必污名化「留學生」這種身份。未來我們可能越來越覺得,留學生就是在不同學校學習的學生罷了。